这是描述信息

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第三地质勘查院

THE THIRO GROLOGICAL EXPLORATION INSTITUTE OF CHINA METALLRGICAL GEOLOGY BUREAU

搜索

门前的那棵树

11-08
    他记得我出来乍到的模样,我记得他风霜雪雨后的模样。那是2012年的秋天,刚刚入住新家难免找不到北,方向感极差的人其实心里很紧张。一抬头望见他,虽然一头茂密的绿色头发,但别具一格的发型让人一眼就记住了他的模样。顺着他犀利的样子,就能找到回家的路。秋天如期,好看的黄是一夜变色的,明明昨天家单元门的他还是茂密的绿色,第二天就找不见踪迹了。我可是把他当做回家的地标。眼前金黄的树叶挂满枝头,整个秋天就那样挡在楼前,总有着片刻的疑惑。但他的发型的的确确是昨天的样子。一眨眼如此华丽的入秋也就是他了吧。              树是值得信任的伙伴,我把他当成坚贞不渝的朋友。在文明社会长期历史过程中,树和人类形成了互相依存的亲密关系,如果没有外界的干预,他会一圈一圈与天地共存,天长地久。上百年的树对于人来说,他就是有始无终的生命。人区区几十年是看不到树偃旗息鼓的样子。但或许正是由于过于亲近与亲密依存的缘故,不少人对树视若无睹,浑然不觉,随着春夏秋冬四季变换,枝繁叶茂到银装素裹,只是把它当做环境的点缀或者是住所的延伸,而很少从中寻觅自己人生与精神的倒影。在丰子恺笔下的《杨柳》说道:“千万条陌头细柳,条条不忘记根本,常常俯首顾着下面,时时借了春风之力而向泥土中的根本拜舞,或者和它亲吻。好像一群活泼的孩子环绕... ...它长得很快,而且很高;但是越长得高,越垂得低。千万条陌头细柳,条条不忘记根本,常常俯首顾着下面,时时借了春风之力而向泥土中的根本拜舞,或者和它亲吻。好像一群活泼的孩子环绕着他们的慈母而游戏,而时时依傍到慈母的身傍去,或者扑进慈母的怀里去,使人见了觉得非常可爱。”他用着一颗颗友善澎湃的绿心,自出生至落尽, 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人生如树,有过生机盎然,有过风华正茂,但也有无常之恸,但无论境遇如何,只要有一颗像树一样坚强的内心,傲骨铮铮任尔东西南北风,我仍然精神抖擞的矗立在那里,岿然不动。             心里有数,端详他片刻,他微笑的向我点头,我也认得他,回家的标记。这已经是十年前的秋天了,如今的他依旧矗立在那里,微笑的向我点头,夕阳西下,秋风瑟瑟,满树金黄,他仍然提醒我回家的路。

总局网站群

相关链接

版权所有: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第三地质勘查院 ©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20000549号-1

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龙城大街107号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三局科研楼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太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