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描述信息

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第三地质勘查院

THE THIRO GROLOGICAL EXPLORATION INSTITUTE OF CHINA METALLRGICAL GEOLOGY BUREAU

搜索
这是描述信息

夜行者

  • 分类:媒体关注
  • 作者:董瑞雪
  • 来源:忻州分院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11-25 14:00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

夜行者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媒体关注
  • 作者:董瑞雪
  • 来源:忻州分院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11-25 14:00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“门外好像有敲门声”,爸对我说,嘴角上扬,喜悦不自觉的流露出来。

一个星期了,爸从老家来了就一直问给宋园打电话问什么时候能回来,电话那头是以各种理由回绝,不外乎工期紧,抽不开身,而爸每次都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不敢再提什么要求,这样的事情我已经习惯了。

“不是,唉?是,呵呵,这么晚回来呢?”爸一下笑开了。我看了看表,九点十四。去金发金矿有两个月了,中间回来过两次,每次都是九点以后到家的,第二天又急急忙忙的走。

爸妈赶紧一拥而上,又是帮拿鞋又是帮拎包的,忙的不亦乐乎。父母爱儿子的心总是乐此不疲,即使到了而立之年仍然宠溺。

“这次是不是能待上两天?”爸的眼睛里充满里期待。

“不行,这次拿回来两个样化验一下,明天就得走,上面挺忙的,帮我下碗面条去吧。”看他眼神游离,若有所思,我有点不高兴。因为在我心里宋园一直是孝顺的,这也是我欣赏他的原因。

吃完饭,他开始逗起女儿来,可孩子根本不认识他。这也难怪,从孩子出生没几天他就去了广东,再见面已经六个月了,没过一个月又去了野外,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两个月。聚少离多,难免有些生疏。可他还是极力地讨好,让我看着心疼。

“能不能请个假在家里待上两天呢?”爸问道。

“那哪行呢,现在什么工作都刚开始,一切还没进入正轨,一天都离不开。”

见宋园这么说,爸没再说什么。点起了一根烟,半天才抬起头来“我想回去了,地里的东西都收回来了,你爷爷还在咱家照着门,你三叔出去干活了,你奶奶有高血压,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。村上有一家要娶媳妇儿,我也要回去帮忙,互相帮衬嘛……”听到爸这么说,他没在说什么。因为他明白,即使说的再多也无法满足一个父亲的心愿,他只想让儿子陪他几天。

“哦,那也行,等过年了我们回家好好呆两天”。

父子俩的对话就是这么简单,没有太多的嘘寒问暖,我知道宋园一直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,而是把更多的牵挂、想念和放在了心里。这是我永远也学不会的,我会把所有的情绪和想法都表现在脸上,不说每次,至少孩子出生到现在我已经哭了几鼻子了。不是因为他做的不好,正因为他的好让我越发感到了孤单。结婚两年,我已经学会了一个人生活,只是还没有学会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,我想我还需要点时间。

他跟我说,他愿意,他愿意为了他喜欢的事业奋不顾身,这样他才过得开心,人要有目标生活才会有方向。与其待得安逸,他喜欢累得充实。他的这些理由让我无言以对,因为这曾是我们学生时代共同的目标,只是一个女人的理想很容易被柴米油盐冲淡,我希望他能替我实现。所以无论自己多孤单、多累、多难,都没挽留过他,而是给他打气加油。帮他准备出队的东西,把家里安排的妥妥当当的,做好我自己的工作,让他在外面没有顾虑,这是我能为他做的。

第二天爸要回老家了,他打电话说太忙了不送他了,我相信,这一刻爸的心里一定五味杂陈,我也做了妈妈,我理解父母对儿女的那种牵挂。他告诉我中午饭不在家吃了,一会儿就要上去了,我没做声。后来打电话给他,重复着每次必问的话,“下次什么时候能回来”。还没等他回答自己先笑了。

尽管这样我仍然感到很幸福,有人说尊重和崇拜是维系一个婚姻的关键,可能吧。上学的时候他就是街坊邻里们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工作以后他可能不是最优秀的人,但我相信他在优秀的路上。如果问我为什么那么相信他,我不知道。可能认识他的那天阳光很好,而他正好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衬衫。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总局网站群

相关链接

版权所有: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第三地质勘查院 ©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06005366号

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三桥街39号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太原